衡西

有一点点cp洁癖,高冷的我(no)

与君(1)

看文须知:
本文伪花魁风,HE,中长,坑的风险很大。
以下内容纯属我瞎扯,不来自于任何故事,如有雷同,那我也没法子。
传说中的幼儿园文笔,不喜不要看,喜欢就评论一发,用食愉快,比心❤️
因为是看小说和电影来的灵感,所以是中日混合风吧还有一半是自己瞎扯的,OOC严重,不喜者慎入。
第一章

等我醒来的时候,已是黄昏时分了,太阳慢悠悠地晃着下了地平线,仅露一点面容,却可以染红半片天空,也许是太阳陶醉了,所以夕照晚霞隐褪后的夜色也带着酡红。

“嘿,醒了?”一个较小的女子出现在我眼前,虽然较小,但是眼中却有一片活力。

我很想说几句话,例如,为何我会在这里?我的亲人呢?这里是哪?可是,我一张开嘴,喉咙里那一股干裂般的剧痛叫我无法发声。

她似乎是发现了这一点,倒了一碗茶水来让我喝下,一边还给我解释着“嗯,怎么说呢……你是被人卖了吧,对,这里是妓屋,每个地方的屋有很多,我们屋的名字叫做桑,不过你大可放心,母亲让现在你只是做秃罢。”

“先把衣服穿好,我马上带你去见母亲,见到她要低着头,不许看她的脸,她说什么,你就应什么,不可反驳,她有条藤鞭!抽起人来简直要命!你可千万小心。”

“你叫什么?”她好像准备走了,可我不想让她走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她的手纤细且白净,指如葱根,她绿色的眸子中只倒映了我的模样,“啊,我叫法斯。”

我就这样被带到了“母亲”面前,她的手很细很优雅地捏起我的脸,却不如法斯的温柔与美丽,她的手指是瘦,瘦的几乎没有肉,只留下皮包骨头的那种瘦。

“红眸的孩子啊……”她呢喃到,我不敢动,只是干巴巴地眨着眼睛,看着面前的女人,年老却有七分妩媚美丽,绿色的双眼深邃得看不见里面的情绪,猜不透这个人的心思。

“叫什么?”
“辰砂。”
“还是个好名字呢,跟在法斯后面做秃吧,那孩子还算喜欢你。不过,不是每个秃和魁都是你接触得好的,如果你敢惹事,你就得拿一辈子来还债,知道吗?”

话落她便甩甩手叫我回了,我明明还有很多问题,但我对她心生怕意,也不敢多说,应了一声就出去了。

这时,我才真正看清这个屋的模样,四处都是各种各样的美人,木屐的声音清脆,若人一多起来,也就没有那么动听了,我不知道哪个是秃哪个是魁,只是凭借衣服来判断而已,毕竟魁的衣物首饰都华丽得让人移不开眼。

女人们愉快的玩耍声,严肃的训斥声,还有各式各样的八卦嘀咕声交错在一起,还真的有种“家”的错觉了,我很清楚,这是错觉,是个人都会有双面性的,这个“家”不过是装给某人看的,

在这繁华又拥挤的人潮中,我却能第一眼,就看见你,并不起眼的你。

“法斯!”

— 暂封—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