衡西

有一点点cp洁癖,高冷的我(no)

【脆皮组】与君(4)

划水。OOC严重,伪花魁。

第四章

安特库大人长得精致,身材高挑,定是许多女孩的梦中情人,他看向法斯的眼神像一汪水,“温柔”两字足矣。

“又来我这躲罚了?”他是对法斯说的话,却又看向我,对我点头问候,还没等我介绍自己,法斯便一边沏茶一边说着“是啊,母亲的藤条抽的人实在疼痛,而且我也不想让辰砂受这等苦,这是辰砂,我们屋新来的孩子。”

我招呼了一声遍退到一旁了,不知道是不是私心,就是不怎么想看见安特库大人看向法斯的眼神,刺眼也刺心。

我只是一个秃罢了。

而法斯还有很多光鲜的未来,或许不应该称之为“光鲜”。

“你打算拖着你母亲多久?”安特库大人把一杯茶推向法斯,法斯抬眼对视上了安特库大人,“我不想把我的人生这样毁掉,你可以,我不可以。”

那杯茶她没有喝,反手一推,推回了安特库大人那里。安特库并没有面露不善,反倒笑着开口

“那你打算怎么好好度过人生?你愿意背叛你的母亲?”“这与你无关吧?安特库。”“啧,真不温柔。”

法斯似乎对陪安特库大人闲聊这份差事没有什么兴趣,起身拉住我的手,“给我们俩一间房。”“左转第四间。”

“越是不容易生气的人,越是危险。”法斯回来对我说的第一句话,就是这样,我知道,她是在说安特库大人,总是微笑待人,就算真的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,他也仿佛丝毫不会生气,总是笑着笑着。

笑得让人后心冒冷汗。

法斯突然把脸转了过来,她的唇张开,“辰砂,如果我喜欢你,你会和我一起,一起度过这辈子吗?”

我一时语塞,不知该如何作答。

无风时,总是盼着,盼着它来,起风时,却发现过凉了,还是把窗关上了。

“不清楚吧……”

无她时,总是盼着,盼着她来,她来时,却发现并没有那么思念,还是把她推远了。

荒唐,可笑。

—暂封—

【周叶】日常脑洞一百发

时隔hin久的更新,也是划水吧,因为最近在补作业(暴风哭泣


周泽楷嗑\药了,在药效还没到来之前,他就可以感受到快乐,等到眼前出现幻觉时,眩晕又美好,感觉自己像一块方糖,空气是冷的,但却在在名为叶修的咖啡中,一点点坠落,一点点稀释,一点点消失,感到温暖,逐渐融化。

眼前出现了一个人,周泽楷只是简单一眼,他就能看出,叶修。周泽楷没有想这是幻觉还是现实,你觉得一个嗑了\药的人会想这些?他的脑海中仅存两字

“叶修”。

“小周?几天不见,有没有想死我了?”叶修一脸调笑到“哎,你别犯愣啊,认认真真回答爷的问题,有赏的!”

周泽楷低头腼腆一笑,“嗯……很想你。”

叶修这个人是完全不要脸的,不会打招呼,不会提前告诉你,突然就吻在周泽楷嘴边,叶修肯定知道,这样周泽楷会更加羞涩心动。

你别说周泽楷瘦弱,他这个时候的弱气都是假象,在“实战”的时候,叶修可以直接晕过去!周泽楷每次做完的时候,就又恢复了那个贴心的小后辈形象,让叶修怎么都恨不起来。

……
(车,还在写,写完再发)

“我很爱你,但是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永远,你现在可以拥有我,以后呢?”

周泽楷回过神来,看见桌子边的药瓶,可能因为慌忙,连药粒都掉出来几颗,水杯倒在桌面上,水已经流完了。

I took a pill.

—END—

这算是车前预告?

关于《与君》

与君这个大坑要是有人还想看下去,那我就继续填。
如果没有,大概会半个月左右吧一更,或者就直接弃掉。
因为真的很busy,而且脑洞有限,再加上写了文没有人看,觉得还是自己一个人努力,没有人承认自己的努力或者指出缺点,就感觉没有意义了。
脆皮组是真的很喜欢,其实我不喜欢产粮,但是粮实在是有点少了,所以才写一写的,就算这个文坑了,以后也有可能会开新坑或者再填这个坑。
自言自语不是最讽刺的,是我们都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是在自言自语。希望每一个看了文的天使喜欢的可以评论一下,有意见的也可以评论一下,不论是谁的文哪个cp。
人最害怕的是空。

我朋友很喜欢蔡徐坤,是个ikun,最近和她聊蔡徐坤,突然脑洞大开做了这些图片,希望ikun会喜欢吧……
养鲲的确很累人,但是很幸福,因为养的是蔡徐坤❤️
不是蔡徐坤粉丝但也不是黑粉,我是一个路人饭呢,虽然鲲听起来像是黑,但是我是好心的,鲲也很可爱的!

Hi,这是个衡西,主吃BLGL,有一点cp洁癖抱歉啦。本命周泽楷,是一个不折不挠的周厨。

吃的cp很多,所以不会只写一个cp的文,我会在标题上打上cp名以分类!

可以画画、写文、伪声、唱歌、cos的咸鱼,其实技能很多但是每项做的不是很好(挠头,幼儿园画风和文笔,然后是个划水的coser……

其实没什么可介绍的嘿嘿,扩列走私信哦❤️
如果有希望写的人设,画的图,妆面等等也可以私信我,我会努力实现的呢!

【周叶】日常脑洞一百发

叶修还是觉得自己要去趟医院了。

为什么在这里,大热天的,有只企鹅?Σ(゚д゚lll)不会热死掉吗?叶修默默地做了个好人,把小企鹅带回了家,放在空调下。

企鹅的眼睛亮亮的,叶修和他对视的时候,那双眼睛突然慌乱,最后把头一扭,只露一个背后给叶修,但是叶修要是走远了,企鹅就会晃着自己的身体,快步追上,举起他的鹅掌牢牢的扒住叶修。

叶修一看,莫名其妙觉得这只企鹅长得清秀帅气,还有点可爱,一颗少男(?)心泛滥,一把抱在怀里,突然想起来企鹅会不会觉得太热,但是似乎是多想了,企鹅意外的乖巧安静,趴在叶修怀里也不露个脑袋。

关于养企鹅,叶修没有经验,也不可能有经验,但是叶修发现这个企鹅很好养,没有什么特别的,对于其他企鹅可能是奇怪了,可是,在叶修眼前的,的的确确是只企鹅啊。

这一养就是好几个月,叶修一直把这个小秘密藏在心里,满怀期待和思念地转开钥匙,却发现企鹅不在,叶修心里一惊,不会让人给看见了带走了吧?

却听到卧室一阵叮当,叶修慌忙地跑去一看,自己的床上多了一个帅哥……

我去?丢了企鹅,换个帅哥?

帅哥看见叶修,一个猛扑,“你回来了QAQ”

“Hi,这位帅哥你谁啊?我企鹅呢?”“我,企,企鹅(///▽///)”

—一年后—

“以前我们这么傻啊?”叶修躺在周泽楷的腿上笑着。周泽楷只是“嗯。”了声,却眼含笑意。

哦,恭喜一对新人牵手成功。

—END—

与君(3)

伪花魁风,中日混合,瞎编系列,OOC严重,幼儿园文笔,不喜者慎入!!!

因为审核原因重发。

第三章

“你不用怕,那时你把我供出来就行,母亲不会把我怎么样。”法斯握紧了我的手想给我安慰,我是不会担心自己的,只是担心法斯,她瘦小的身体根本挡不住那番击打。

“法斯,你是傻子吗!我是绝对不会把你供出去的,绝对。”我转过身来直视她的眼睛,她的眼中突然有什么东西闪的厉害,我伸出手替她擦去,湿漉漉的。

“嘿!走快点!长脚干什么的!不知道妈妈是怎么会收你做秃的,笨手笨脚的东西。”女人高傲地抬起脸,朝我狠狠地踹上了一脚,我的身子很疼,可我必须跟上这个比我大了将近十岁的女人。

漂亮话虽然说的美满,但当我们真的面对母亲的时候,恐惧感像潮水一样,扑上我的心岸,我低着头不看与母亲对视,我知道,如果我抬起双眼,看见的只有愤怒吧。她选我做秃,肯定是赋予了一定的信任与认可,我不想让母亲失望

“谁先给我解释呢?”母亲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我的心脏,还没等我开口,她就已经做好决定了“就辰砂吧。”

“不,母亲,是我的错,我想晚上去拜访一下安特库大人,所以就提前吃了晚饭,因为想快点出发,所以带上辰砂好有个照应,对不起,请母亲给予我惩罚。”

“哦?安特库大人?那很好啊,今天就饶了你吧,如果你能把大人的心栓死喽,那你做首席花魁的日子应该也差不多了。”母亲晃着烟杆,一堆烟雾中,我才斗胆抬起头,却被烟雾挡住视线,我看不见法斯的表情,但是我可以感受到,她在伤心。

“妈妈,法斯还是不够吧,我们这些花魁已经足够优秀去伺候大人了,不如……”女人撒娇般地挽住母亲的手,又是晃又是摇的。

“京子。”母亲只是叫她一声,叫京子的女人就不敢吱声了,咬咬牙,在我背后小声啐了口吐沫就走了,木屐摩擦地板的声音刺痛着耳朵。

我们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,其实是母亲叫我们到晚才走的,我被嘱咐要把法斯打扮的漂亮精致,托着比自己还高几寸的和服给法斯穿戴,她一直不说什么,空气都仿佛凝固了,叫人难受窒息。

我打开窗户,看见的是灯火,暖色的灯光中人们来来往往,匆忙地来此,又匆忙地离开,真是可笑可悲的生物。

我曾经笑过蚕,笑过蚂蚁等等,因为它们的渺小和生命的短促,却还忙忙碌碌,一生到头都是如此繁忙,可是当我站在高处,见到的人类和蚂蚁没什么两样,那样渺小,那样不堪。

“安特库大人是什么样的?”我趴在窗边问法斯,风吹的耳畔呼呼作响,头发飘啊飘,但是很凉爽,感觉世界向你敞开胸怀,是那样的畅快淋漓。

我听不见法斯的回答,因为风太大,只是看见黑夜中,法斯的表情像一个娃娃,没有感情,只留下空洞。

夜凝成了一个团块,紧迫逼人,最后掉进水洼里。

即使把一切都忘却,在这样的黑夜的寒冷中却还是想要叹息,所以我不得不回想起原来的一切,父亲告诉我,不论以后去了哪里,总有一个地方是没有亲人的,那个时候,他对我的考验就来临了,我那时不懂,可是现在是我唯一的存活在这个屋的精神支持了。

最后一个发饰上完,我们就出发去安特库大人那里了,在路途中,我可以明确得感受到离安特库大人越近,法斯越是紧张与绝望。后悔占满了我的心脏,我却不知如何安慰法斯,只能捏紧她的手,告诉她“还有我”。

“还有我。”

—暂封—

与君(2)

OOC严重,中日混合,花魁,不喜者慎入!幼儿园文笔!

第二章

“马上见的大人是你不可随意触碰的,务必小心。”法斯一边穿戴一把对我嘱咐到。

而我的注意点却不在她的话上,真幸运,可以和法斯分在一间房,看着她柔顺白皙的背上微微凸起的蝴蝶骨,精致的面容,是一种莫大的享受。

我这么想着,竟笑出了声,法斯转过身来轻轻地敲打了一下我的头,“哎哎,这可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?”

“有在听。”

当我真正步入大人的房间时,我才真正的体会到妓的背后是这样的繁忙,一群人围在大人身旁,又是整衣,又是擦饰。听法斯说,大人叫黛雅,透明中带着白色,如果有光的照耀,便会闪出七彩的光,美得不像话。

“哦呀?法斯?快来,陪我闲聊些什么吧?”黛雅的声音很温柔,甜甜地招手叫法斯去,法斯也不惧,两三步上前阔谈起来。我就在一旁杵着,也许因为我是新来的,也没有人把活撂给我做。

法斯,真好看啊,以后是要做引进秃然后做花魁的人吧,如果穿上花魁的和服会更加美丽了。

黛雅大人有意要叫我,我记着法斯说的话,恭敬着上前,黛雅大人伸手把一只簪子插入了我的头发,“真好看啊,是叫辰砂的孩子吧?红色的眼睛很漂亮呢。”

法斯见此却也丝毫不阻拦“辰砂带上去很好看的。”

黛雅这一举动倒是把我吓着了,“谢大人。”黛雅却摇头,挽住我的胳膊,要我叫她黛雅,我不禁好奇,既然黛雅人如此之好,为何法斯却让我小心。

回去的路上我心事重重,一直想问,挪了几下步子还是没有开口,所以中午饭吃得很少,刚至申时就饿得心慌。法斯舍不得我饿着,偷偷带我去厨房拿食。

此时厨房无人,我与法斯缓缓打开门,进去好一番寻找挑选,发现只有一块馍可拿,吃了这一次,可能晚饭就少一人的食了,要是被发现,是要被母亲拿藤条狠抽上几十次的,我还是有些犹豫。

“你吃吧。饿了是必须要吃的,如果要是少一个馒头被发现了,我便去和母亲说,我晚上要去会见安特库大人,提前吃了饭。”

这哪行?这样法斯就没得吃晚饭了。我还是想放下馒头。

“没事的,我太重了,不能吃啦,辰砂你快点吃,你要是不吃,这趟就白跑了。”她故意拉着我的手臂,撒娇甜蜜的语气让我无法抗拒,也不扭捏,拿起馍就开始吃起来。

我们俩躲在一个角落里,其实没有人可以大大方方地说话吃饭的,但是我俩却不知不觉挤在一起,连说话声音都小小的,贴在耳边,呼吸声都十分清晰。

秋天快到了,但是空气中还是热乎乎的,藏着什么不知名的情绪,让人心跳加快,呼吸急躁。

“法斯,黛雅人挺好的,为何叫我小心?”我还是耐不住,问了出来。

“嗯……我怕黛雅不喜欢你,黛雅因为是波利兹大人的魁,所以地位很高了,你要是惹黛雅生气或者给黛雅惹麻烦了,不仅母亲饶不了你,而且波利兹大人也会让你生不如死的。”

“波利兹大人的魁?也就是说,黛雅无法接待任何人,已经被波利兹大人买下?那为何不把黛雅直接接回波利兹大人家里?”

“虽然是波利兹大人的魁,但是黛雅舍不得我们,而且每年还有花魁道中,很多原因啦。还有那个簪子,她给你了,你就拿着吧。”

就在我们边吃边聊正快活的时候,门突然被打开,两三个女人中还有一个比较年老的,也就半白和母亲差不多的年龄的样子,皱着眉头,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。

“糟了!”“哈?”

那几个女人用她们尖细的声音说着

“你看!她们在偷吃晚饭!一副快活的样子!居然敢偷吃!等着吧!妈妈会打死你们的!”

—暂封—

与君(1)

看文须知:
本文伪花魁风,HE,中长,坑的风险很大。
以下内容纯属我瞎扯,不来自于任何故事,如有雷同,那我也没法子。
传说中的幼儿园文笔,不喜不要看,喜欢就评论一发,用食愉快,比心❤️
因为是看小说和电影来的灵感,所以是中日混合风吧还有一半是自己瞎扯的,OOC严重,不喜者慎入。
第一章

等我醒来的时候,已是黄昏时分了,太阳慢悠悠地晃着下了地平线,仅露一点面容,却可以染红半片天空,也许是太阳陶醉了,所以夕照晚霞隐褪后的夜色也带着酡红。

“嘿,醒了?”一个较小的女子出现在我眼前,虽然较小,但是眼中却有一片活力。

我很想说几句话,例如,为何我会在这里?我的亲人呢?这里是哪?可是,我一张开嘴,喉咙里那一股干裂般的剧痛叫我无法发声。

她似乎是发现了这一点,倒了一碗茶水来让我喝下,一边还给我解释着“嗯,怎么说呢……你是被人卖了吧,对,这里是妓屋,每个地方的屋有很多,我们屋的名字叫做桑,不过你大可放心,母亲让现在你只是做秃罢。”

“先把衣服穿好,我马上带你去见母亲,见到她要低着头,不许看她的脸,她说什么,你就应什么,不可反驳,她有条藤鞭!抽起人来简直要命!你可千万小心。”

“你叫什么?”她好像准备走了,可我不想让她走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她的手纤细且白净,指如葱根,她绿色的眸子中只倒映了我的模样,“啊,我叫法斯。”

我就这样被带到了“母亲”面前,她的手很细很优雅地捏起我的脸,却不如法斯的温柔与美丽,她的手指是瘦,瘦的几乎没有肉,只留下皮包骨头的那种瘦。

“红眸的孩子啊……”她呢喃到,我不敢动,只是干巴巴地眨着眼睛,看着面前的女人,年老却有七分妩媚美丽,绿色的双眼深邃得看不见里面的情绪,猜不透这个人的心思。

“叫什么?”
“辰砂。”
“还是个好名字呢,跟在法斯后面做秃吧,那孩子还算喜欢你。不过,不是每个秃和魁都是你接触得好的,如果你敢惹事,你就得拿一辈子来还债,知道吗?”

话落她便甩甩手叫我回了,我明明还有很多问题,但我对她心生怕意,也不敢多说,应了一声就出去了。

这时,我才真正看清这个屋的模样,四处都是各种各样的美人,木屐的声音清脆,若人一多起来,也就没有那么动听了,我不知道哪个是秃哪个是魁,只是凭借衣服来判断而已,毕竟魁的衣物首饰都华丽得让人移不开眼。

女人们愉快的玩耍声,严肃的训斥声,还有各式各样的八卦嘀咕声交错在一起,还真的有种“家”的错觉了,我很清楚,这是错觉,是个人都会有双面性的,这个“家”不过是装给某人看的,

在这繁华又拥挤的人潮中,我却能第一眼,就看见你,并不起眼的你。

“法斯!”

— 暂封—

【周叶】日常脑洞一百发

“嘿,你别说,好像还真不错。”
“是吧,我也想去。”

大老远就看见包子和魏琛一块讨论什么,叶修俩三步上前,好奇地夺取他们手里的杂志,“唉唉,看什么呢,乐呵成那样。”

杂志背后封面上写着英国中学生半月游,还列举了一排一排项目。“老大,我觉得好玩,就是太贵了,也不知道那些学生的父母怎么那么有钱。”包子这么一说,魏琛也附和调笑到

“谁要送我去,我喊谁爸爸!”

“真的假的。”叶修撇了一眼魏琛,眉目中全是笑意,魏琛却没发现,在那吹着牛逼。叶修一听,无意间扯了扯周泽楷的衣角。

“……”

“wocao你大爷!叶修!你还真是个sha逼吗!”
在机场与小朋友们站成一排的魏琛激动地唾沫星子横飞,包子在一旁哭诉“为什么要带上我!”

“呵,叫爸啊,我们小周有钱啊。”

“前辈,想要的,我给。”

—END—
好了,划水完毕